023 你是不是反应太迟钝了?

数字七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全本小说网 www.qb5.me,最快更新总裁的可口小娇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挂在西方,宁可可生怕吵着他,便僵着身子动也不动,呼吸变得谨慎,她专注地盯着面前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手指摸到他前额,才刚触及,男人就警觉地睁开了眼,宁可可吓了一跳,短暂的对视后,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莫云轩大掌绕到她脑后,头顶一阵气势压迫下来,迟来的吻,带着悸动深刻在她唇间,舌尖抵着她牙齿,轻巧地钻入她嘴中。一如,初吻时的那样紧张。

    宁可可紧紧闭上眼睛,烟草的味道并不呛人,反而十分清雅,这个吻结束的很温和,莫云轩退开身的时候,宁可可眼角藏不住点点湿润。

    “轩,你你这几年是怎么过的?”凉风袭来,伴着朝霞的空气吹开落地窗帘,一片干黄的银杏树叶乘隙而入,飘在了窗台上,莫云轩握着她冰冷的手,将掌心内的暖意传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那时去了国外,不到一个月的时候,”偌大的房间内,男人的声音便显得有些空洞,“荣昌,在生意上得罪了很多人,怕牵扯到你,所以才不能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宁可可气息哽咽,鼻头红红的,眼泪已经淌到他手臂上。“可可,别哭了,”莫云轩以手背擦着她的眼泪,心疼地吻了吻她的额头,“现在的我是不是比以前更帅?”

    宁可可双手圈紧他的腰,“可我却不记得以前了,我们是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“可可,不记得没关系的,你只要知道,我们要和以前一样相爱,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,我们之间的所有。”

    莫云轩想起之前会所内的那一幕,就忍不住愤怒,脸色阴霾,“动了你,我要让他尝尝后悔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轩,”宁可可抬头,他眼底的那种阴鸷是她从未见过的,“你才接手荣昌,现在不要再惹出什么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莫云轩软了神色,让她安心,二人躺了会就起来吃了晚饭,到了*点钟,莫云轩才开车将宁可可送回家。

    居民楼的底下,男人神情慵懒地靠在车身上,双手揽着宁可可的腰,“今晚,不要回去了,留在我那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宁可可轻声拒绝,你回来的事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妈,改天休息,我带你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男人语气失望地妥协,可一定要记住,你的身体是我的,谁都不能碰。”

    宁可可听闻,脸有瞬间的惨白,她不会掩饰,只能避开视线,强装起笑意连连,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莫云轩勾起一边嘴角,笑容却有些冷,他随手将宁可可的领子整理好,“进去吧,好好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下头,和莫云轩在一起,每个神色都离不开那种欣悦。步子轻快地走入楼道,娇小的身影很快被黑暗吞噬,莫云轩点起一根烟,站在车旁,吸了没几口就扔在地上踩熄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科室内的气氛一眼就让人瞧出不对劲,宁可可走进值班室,就看见张露雪坐在她的位子前,林菲夏从她进来就紧张兮兮地望着她,一直没有开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宁可可,你能耐不小。张主管,昨天的方案是我们一起去谈的,你后来去了哪?”不光人都走了,就连门都反锁起来,到最后的离开,都没见张露雪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的时候你们都不在了,后来听说,你将王经理打伤了,如今,人家已经扬言要告你……”

    宁可可心里早有打算,再说王经理意图不轨在先,这件事应该不会棘手。“宁可可,我们总裁让你过去一趟。”值班室外,秘书尖着声音喊道。她放下包没有多作逗留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特级护理房内,安静的阳光蛰伏在每个角落,蓝迦埋首正在处理着什么文件,挽起的袖口耷在肩膀处,落在额前的碎发透露出某种安宁,可尽管这样,宁可可还是站在门口,没有靠近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蓝迦顿下手里的笔,狭长的眼睛抬起,“站那么远做什么?过来。”

    宽敞的房间内,这样的距离确实太远,宁可可依言上前了几步,“您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蓝迦舒展下身体,靠向后面的椅子,他嘴角含笑,眼底,那抹危险的黑暗又涌了上来,这幅胸有成竹的神情,宁可可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王经理,那老色鬼占了你的便宜,现在还要告你。我不怕,宁可可身体站得笔直,他当时吃了药,我这是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他吃了药?”蓝迦表现出神色吃惊的样子,“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宁可可心中陡的一沉,她垂在两边的手掌握成拳,声音清晰道,“应该,是*药之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男人好看的薄唇拉开,眼睛盯着宁可可,不放过她脸上每个表情,“可医院的检测报告显示,他一切正常,只是伤的不轻,头上缝了十几针,还有轻微脑震荡,宁可可,你知道吗?方案是政府工程,你这下闯祸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轻描淡写,却足以让她全身冰冷直至足底,如果真像蓝迦所说……她不敢想,心也一下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宁可可细细回忆起来,“对了,我刚进包厢的时候注意到,里面有摄像头,只要把录像调出来就能证明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这幅样子,换了别人早就不忍心逗弄,可蓝迦是谁?称他为恶魔一点不为过,在宁可可眼中,他甚至是变态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变态,不然也不会这么喜欢摧毁别人的意志力,尤其,是当她好不容易的希望重新燃起后。“你是倒霉蛋转世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宁可可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会所内的摄像头一直好好的,你说巧不巧,就在昨天,独独那间包厢里面的……”宁可可整颗心随着蓝迦慢条斯理的话而吊起来,紧张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坏了!”话说完后,男人扬起的笑已经肆意,甚至,有些难以抑制。宁可可心头一窒,忽然察觉到不对劲,“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“现在才这么问,你是不是反应太迟钝了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亲们,有催更就会有加更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