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7 你晚上好好伺候我!

数字七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全本小说网 www.qb5.me,最快更新总裁的可口小娇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蓝迦听闻,忙伸出手去将她的手机打掉,“你是不是还嫌我不够丢人?”

    “可你额头还在流血。”男人一手撑在伤口的地方,瞪向宁可可,“你下手的时候不知道轻重吗?你给我包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,你让我怎么包啊?”目光落至她渗出血丝的右手上,蓝迦脾性软下去几许,掏出手机给景逸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景逸赶来的时候,宁可可已经将狼藉的卧室收拾整齐,他简单察看下蓝迦的伤口,“缝两针吧。”

    话说的如此轻巧,宁可可都觉全身都冒出了冷汗,她自幼就怕疼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?”蓝迦拍开景逸的手,“这可是我的脸!”

    “就是额头的地方,恢复了并不明显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。”蓝迦态度强硬,身上能挨刀子,脸上却毫无商量余地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难伺候,”景逸拿来纱布同药水给他处理伤口,“晚上的时候注意,忍不住痛,应该会有高烧,这是你不肯破相的报应。”

    蓝迦任由他摆弄来摆弄去,痛到最后,连眉头都不皱一下,他见宁可可乖乖在墙角杵着,便阴狠了嗓门说道,“你晚上好好伺候我。”

    景逸神色暧昧地睨向二人,给他伤口涂了药水,“别到时候又被砸个洞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敢!”蓝迦一拧眉头,伤口却又剧烈疼痛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景逸直起身,收拾下东西后,吩咐宁可可道,“药水什么的我都留在这,每隔一小时给他清洗下。”

    将他送下楼,回来的时候,就听见浴室传来沐浴的声音,宁可可忙推开门,“不是不让你碰水吗?”

    蓝迦脱得精光,额头还缠着纱布,“那你过来给我洗?”宁可可将浴室门拉上,背对着,不放心地多嘴了句,“小心伤口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里面就恢复了安静,蓝迦穿着浴袍出来,头上的水还顺着额头不停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来到床边,将一条毛巾扔到宁可可身上,随后身体舒适地躺在床沿,将头搁在宁可可腿上,“给我擦擦。”

    他睁着双眼,红色的血已经渗出纱布,宁可可忙接了毛巾将他发上的水滴擦去,来回搓揉几下,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蓝迦躺在她腿上,一脸惬意,“我们不吵架的时候,像不像两口子?”宁可可手里动作顿住,双眼出神。

    蓝迦见她一副神游的样子,大掌将她的手包裹起来,“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睡你腿上。”男人微闭起双眼,这伤是宁可可造成的,他的要求,提的自然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挪了下姿势,宁可可看下手机,反正接下来也别想睡觉了。

    蓝迦虽然很痛,却因为吃了药的关系很快就熟睡过去,将大灯关去,只留一盏橘色的壁灯,房间内瞬时就温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宁可可背靠床头,时间久了,腿上便有些酸麻,她一动不动,任他安稳地睡个好觉。

    手指落在那枚戒指上,转了几个圈后,宁可可还是将它摘下,放入床头柜中。

    窗外,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,没有朝霞的东际,静谧无声。

    腿上,蓝迦似乎动了下,紧接着便有细碎的声音逸出喉咙口,一副很难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宁可可见他满脸是汗,一摸额头,才发现烫的厉害。她忙取过景逸留下的药,将白色药丸送到他嘴边,另一手端着水,“把药吃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虽然睡得迷迷糊糊的,倒是很听话,乖乖将药吃了。

    宁可可小心翼翼解开他头上的纱布,还好伤口并不是很深,谨慎处理后应该没有大问题。

    她用棉签沾了药水,然后动作轻柔地涂到蓝迦额头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尽管如此,男人还是疼的拧起眉头。

    宁可可见那伤口的地方红肿,她低下头,朝着那儿吹了几口气,“呼,呼——”希望,能减轻些男人的痛楚。

    丝丝凉意渗入肌肤里面,痛也散了许多,蓝迦轻掀起眼皮,就看见宁可可全神贯注地倾着身体,正在给他吹气,模样认真而娇憨。

    他不着痕迹闭上眼,性感的嘴角,忽而勾了勾。清理完伤口,宁可可见他似乎又睡着了,便靠回床头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睡了没多久,蓝迦也醒了,他身体动了下,宁可可便立马醒来,“怎么了,是不是发烧了?”

    他眨着眼,满面笑意,“看不出来你这么关心我。”不知是揶揄还是认真,宁可可双手按下眉角,疲倦都写在脸上,“我见不得别人生病。”

    蓝迦坐起身,不适的感觉始围绕,他在床沿坐了片刻,直到头脑不再晕眩,这才起身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去公司?”

    “嗯,今天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主持,你也跟我一起去吧,我把你朋友,那个叫林菲夏的也调到公司了,和你一样在设计部。”

    抛却他的玩世不恭,这个男人在工作时,几乎是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,干嘛扯上菲夏?”宁可可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想你朋友被封杀的话,最好乖乖的听我的安排,别想刷什么花招。”

    图腾科技的电梯内,蓝迦环着双肩,背靠墙壁,宁可可站得颇远,见他垂着头,神色并不好,“你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男人下巴轻扬,嘴角痞笑勾起,“你今天不正常,是不是开始对我动情了?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,果然不能对他有一点好,宁可可站在电梯口,在它打开之际,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后,蓝迦笑意加染,按下电梯后直上顶层。

    宁可可刚进设计部,林菲夏就火急火燎地抓住了她的手,将她拉到座位边,“可可啊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,倒是害你被扯到这里来了,”宁可可满脸愧疚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当初你被蓝迦调到图腾科技,我还在想要怎么样才能帮到你呢,这下好了。

    我们又可以在一块了,凭我复旦的高材生,进这小小的设计部,绝对没问题的啦。”

    “菲夏,”宁可可感动的看着面前的女子,这一辈子能认识这么样个朋友,足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