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2 他怎么了?

数字七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全本小说网 www.qb5.me,最快更新总裁的可口小娇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摇摇头,宁可可微笑着看着身旁的男人,“没什么,刚下飞机,有一点点的胸闷。”

    前座的赵伯宁伯急忙回过头,眉头蹙起,焦急万分,“可可你不舒服怎么不早说!司机,马上去医院!”

    “爸!”宁可可看着满头白发的赵伯伯,这几个月他的病情急剧恶化,虽然表面上看他的精神依旧很好,可是所有人都知道,他剩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可不累!”赵伯伯眼一瞪。

    “可是云笙他晚一点还要赶回公司开会,让他先回去睡一会儿……”宁可可看着笔记本不离手的莫云笙,目光关切。

    赵伯伯不高兴的瞥了一眼莫云笙,眼神却是闪亮又欣喜的,“跟我的孙儿比,云笙他一点都不重要,累也让他忍着!”

    莫云笙微微笑起来,看着宁可可微微凸起的腹部,蹙眉,“我在这个家的地位真的是一日不如一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抱怨!”赵伯伯瞪了他一眼,“可可那么辛苦都没说什么!你个坏小子,她是给谁传宗接代呢!”

    一边点头一边称是,莫云笙笑笑,低头看着笔记本上的各类报表数据。

    车子最终在医院门口停下,在宁可可的坚持下赵伯伯被先行送回了莫家。检查完,会有另一辆车子过来接他们回去。

    伸手扶住宁可可的腰身,一手握住她的手,莫云笙低头在她身上扫了扫,蹙眉,“你又胖了……这样下去生完孩子也未必能瘦下来,好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宁可可将头靠在他胸口,哼了哼,“我嫂子说胖是正常的,孩子也需要很多营养……你看他们家的小孩,多可爱多结实……我也要那样的宝宝……”

    想着自己的小侄女,宁可可微微笑起来,美丽的脸上闪动着迷人的圣洁光芒。

    “嗯,不知你的孩子会像谁?”莫云笙揽着她往医院里走,“像你还好……像那个人就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微微一颤,宁可可握住莫云笙的手一紧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莫云笙用脸颊蹭了蹭她的头顶,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摇头,宁可可随着他一路往楼上的妇产科走去,看着周围一对对脸上挂着喜悦的夫妻,她抬头看着莫云笙,目光有些复杂,“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……我太自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。”莫云笙将她交到护士手里,拍她的肩,“去检查检查,没事也好让我那位只认孙子不认儿子的老爸放放心……”

    微微低下头,宁可可看了一眼笑容和煦的莫云笙,抿紧嘴唇,转身往检查室走去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打了几个重要的电话,莫云笙正打算回楼上去等宁可可,一转身,只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匆匆从医院走出来,想了想,他扬起手臂,冲着那个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江城脚步一顿,转头,只见是好久不见的莫云笙,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几变,眼神有些复杂的走过来,停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两个人寂寂的站了一会儿,莫云笙微微扯起嘴角,露出和睦的笑容,“很久没见,一切都好吗?”

    动了动嘴角,江城的表情有些冷,嘲弄一笑,“你看我焦头烂额的样子,哪里能看出来好了?”

    “公司怎么样了?”莫云笙眉头蹙起,“我看新闻说,公司好像出了点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烦。”江城揉揉额头,目光盯着远处,“很多供货商都不敢跟我们合作了,现有的也都趁机提出很苛刻的条件,说来还要感谢你太太,没她我老板也不至于身败名裂,我们公司也不会弄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莫云笙眉梢一跳,“因为那件事?我记得当时我有清查在场的媒体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用——”江城烦躁的将双手放入裤袋,挺直脊梁,“我们也找过当时在场的媒体,也都交代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还是有照片流了出去,拍得很好很清晰,我老板拿刀挟持你太太,再配上耸动的标题……呵!很轰动啊。不过也算命大了,他没坐牢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微微叹口气,莫云笙看着一脸忧虑的江城,“蓝迦……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摇摇头,江城揉揉太阳穴,“能怎么样,每天半死不活的,你和那个姓宁的女人结婚,他整个人都废了……”

    心里一堵,莫云笙攥了攥拳头,“你来医院不会是来看他吧?”

    偏头,江城眼神奇怪的盯着莫云笙,冷冷一笑,“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公司会因为他的胡作非为陷入困境,这一点我是早就料到的,反正他在乎的从来也不是这些,所以我只有尽我所能去帮他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次,他真的亏大了——赔了夫人又折兵,形容他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莫云笙眉头深深皱起。

    听着莫云笙带了关切的问话,江城一叹,“他的肝脏出了很严重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很早以前的病了,他也不好好治疗,一直拖,你们走后他就肆意的糟践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每天酗酒熬夜乱七八糟的活着,这回可好了,‘爆发性肝衰竭’,我看他也是活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严重吗?”莫云笙心底一颤。

    “不严重——”江城鼻息一哼,“最多需要换肝而已,没有合适的肝大不了就是个死,反正我看他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知道他在说气话,莫云笙看着江城,“找到合适的肝源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容易!”江城烦闷不已,语气恶劣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他的情况,最好是从直系亲属里筛选,可是他孤家寡人一个。”

    医院也在全力帮忙寻找,前几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捐献者,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,那个人好好的突然失踪了。

    “他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差,老天好像故意耍他一样!”

    莫云笙心情复杂,看着江城,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没有开口要求什么,江城抬头看着远处草坪上的某个身影,目光深远,“你怎么会到医院来?”

    “陪我太太做检查……”莫云笙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,只见长椅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