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3章 重归于好

妖楚楚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全本小说网 www.qb5.me,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阮流烟病了,刚开始坐起身还不觉得,后面就觉着浑身都不舒服。短短的两个时辰内,持续的低烧演变成来势汹汹的高热,太医来看只说心火郁结导致,开了方子后小心翼翼的退下。

    待到人都退出去,阮流烟感觉伫立在床前的那道阴影终于消失,看来这人离开了。就在她松了一口气分不清心中是失落还是欢喜时,她压放在锦被的右手被人执起,然后被抓着贴上了一片温热。

    “流烟,流烟…”

    抓着她的那人喃喃自语,声里似有无数的懊悔之意。但做了就是做了,懊悔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于是阮流烟睁开眼,把手从东方恪的手掌心抽了出去,东方恪被她的动作惊动,四目相对,彼此眼中都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我允了苏长白的退婚。”

    东方恪用了“我”,阮流烟自然注意到了,但她也无动于衷,淡淡应了声“哦。”

    东方恪又继续道:“我没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五个字比方才的一个字还冷漠,东方恪眼中蹿起了小火苗,“流烟你不能这样对朕——”他的手掌改为握住她的肩头,阮流烟目不斜视,不避不让:“那皇上想臣妾怎么对皇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触及床上人儿平静眼眸,东方恪所有的话都梗在了喉间,半晌方才怔怔道:“朕昨天那样对你,是朕不对,但朕不后悔。流烟,我就是受不得那个苏长白再跟你沾上一丁点的关系,昨日你知道朕的皇妹说什么,她说你们曾经有交情,你们能有什么交情,嗯?”

    “一男一女能有什么交情?朕是男人,朕从来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,但是朕现在却不敢确定躺在朕身边的女人,心里是否还藏着另外一个男人。每当想到那个男人比朕还先与你相识,你们曾经有过一段情谊,朕就嫉妒的发疯,朕有多少次想把他杀了,但是朕不敢,朕怕你恨朕——”

    讲到最后东方恪激动的抓住阮流烟的手,埋首在她的掌心,这回阮流烟没有抽走,她发现自己心软了。这个男人是混账,他昨天居然那么对她,可现在他这种从来没见过的颓废模样说出这些话,她觉着心中存着的怒火慢慢卸去了。

    手掌心似有湿意,阮流烟回过神来,瞬间意识到那是什么,她想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被男人飞快用手遮住了双眼。东方恪大手松松的遮住她的双眼喃喃自语,“原谅朕,朕不能没有你…”呢喃声渐小,阮流烟感觉嘴唇被人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下,试探般的轻啄,见她没有抗拒,便变成了来回怎么也不够的辗转深吮。

    一吻完毕,因病着而唇瓣干涩的人儿的菱唇比之前更加鲜红,东方恪眼角的湿意还未散去,打量身下被他用手掌遮住双眼的女人,他欲再吻下去,脸庞两侧蓦然被两只柔若无骨的柔荑触摸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阮流烟头一次说出这种类似命令的话语,身上人立刻僵住不动了,她顺着东方恪的脸部轮廓摸索,一点一点拂过他的眉毛、面颊、耳朵,鼻子、薄唇、最后停留在还稍有些湿意的眼角。

    “你哭了。”阮流烟惊异。

    “朕没有。”东方恪粗声粗气的否认,话音带着几分恶狠狠的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阮流烟这时却是不怕他,似是洞悉所有的轻笑一声,她不紧不慢道:“臣妾却是‘才’知道皇上居然这么在乎臣妾。”东方恪哼了一声,撤掉了遮住她双眼的掌心,“你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子,偏偏把朕的心给偷走了。朕从小到大就遇着一个‘克星’,这人就是你,你要是不陪着朕白头到老,朕到哪还找一个一模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这番甜言蜜语,还有几个女人都捱的住?

    阮流烟心中升起了一道叫做“喜悦”东西,面上仍是做毫不在意状:“皇上这张嘴玲珑七巧,不知对几个女子说过这番话,如今又拿来哄臣妾,当臣妾是傻子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!”

    阮流烟的话让东方恪愤愤然,狠狠伸手戳了戳她的额角,东方恪拉开了在他面颊摸索的双手压在两侧十指相扣,“朕的真心,只有你敢这么不稀罕,你这个…你这个…”一时想不到合适的形容词,东方恪反复重复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低头。”阮流烟再次发号施令,东方恪顺从的低首靠近,她看准时机,抬首飞快啄了一下男人唇瓣。东方恪一瞬间呆愣了,回神过来的他大喜,饿狼扑食般亲吻阮流烟的面颊,阮流烟反应过来,手忙脚乱的躲闪,“你!口水!口水——皇上,您弄了臣妾一脸口水!”

    寝房内一下子安静下来,静默半晌,东方恪故作阴测测道:“你敢嫌弃朕?”他赤|裸|裸的注视让阮流烟觉着自己好似砧板上的肉就要任人宰割,心中羞赧感不由更盛。

    东方恪的视线落在她因挣扎而半开的前襟,那里的露出的肌肤雪白,还有昨日留下的暧昧印记,这样的“春光”让他的眼眸里多了几分不怀好意:“爱妃的衣服开了。”

    阮流烟顺着东方恪的视线望去,再看他眼眸闪烁的小火苗,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,于是连忙作病殃殃状,“皇上,臣妾是个病人…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东方恪漫不经心的点点头,凑近了阮流烟衣物开合的胸口,“朕是说,爱妃贴身衣物要穿好,免得再次着凉。”小心翼翼着不中“圈套”的阮流烟点头附和,“臣妾可以自己弄好…”

    “可你是病人,朕怎么能让病人亲自动手呢?”

    东方恪飞快地打断了她,阮流烟傻眼,她乖乖的跳了这个男人故意给她挖的“坑”。她的脸色涨的通红,得逞后的东方恪眼底得意的笑意浓厚,仿佛成功偷了腥的猫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男人的举动更让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,东方恪借着给她“整理”衣物之名,实行“猥琐”之举。他是帮她拢好了衣物,但是是用嘴,不是手!阮流烟羞愤的快要晕过去,脸颊两侧潮红几欲涨破面皮,东方恪的脸皮是最厚,用嘴“拢”好她的衣物以后,还在接近心口的位置亲了两口,美名其曰安抚衣物,让它们以后都乖点听话。

    从来没见过这么堂而皇之行孟浪之举的男人,阮流烟跟他这一闹腾,一个上午的时光就无声无息的过去了。她是真的病了,一番折腾以后,就剩无穷无尽的困意。

    东方恪守着她入睡以后方才离去,醒来后阮流烟身上的热度居然全退了,她是心病才病倒的这样凶,现在症结没了,病自然就好了。见她好转了,人精似的茗月喜滋滋的又把那两盆汴京绿翠搬了进来重新放在窗台,见到阮流烟没阻止更是抿嘴偷笑。

    对于苏长白的拒婚,东方恪免了他的死罪,杖责三十,扣了三年俸禄。这惩罚让众人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,得罪了嘉和公主的人还能只受一点皮肉伤就能活下来,苏长白还真是深藏不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东方恪也得了影卫递来的消息,他们在大漠找寻已久,最后烬仙藤的果实却已被殷明誉拿到手。殷明誉为了谁去找的烬仙藤不言而喻,东方恪握着纸条的大手成拳,最终下令让派去漠北的影卫全数撤回。

    不过殷明誉也算帮他解决了一个难题,之前殷明珠说有“治病”良方,倚着这个让他封她为妃,现在烬仙藤的果实已被寻到,周老灵通医术,到时也不用怕清除不尽流烟身上的毒素,那么殷明珠手中所言的解药就不再重要,这样一来他就不用为了解阮流烟身上惊蛰之毒封那个女人为妃,让他和女人之间再生嫌隙。

    殷明誉回来的那天,是以长兄名义进宫,秋容随后,两人风尘仆仆的入的宫来,暂在宫内歇下,秋容仍然是重华宫内的侍女,但有些东西已经悄然改变。在大漠待了近两月,殷明誉周身亦是少了几分文柔,多了几分粗犷矫健,比之原来更多一分说不清的韵味。

    “兄妹”二人同坐在一张桌前,阮流烟为他斟酒,眼前的人儿身穿浅蓝色的齐胸云锦罗裙,脑后发髻高高盘起,只斜斜的简单插了几枚簪钗,褪去少女青涩的阮流烟身上染了几分初为人|妻的娴静柔美。

    殷明誉静静望着,瞬间觉着血液热腾腾的,手中杯酒一饮而尽,他笑着开口,“看来为兄不在的这段日子,你过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兄长挂念。”阮流烟浅笑应声,给他夹了一筷子竹笋放进碗中,随后双手执起酒杯,“兄长此行舟车劳顿,全是为了流烟在忙,流烟无以为谢,唯有以酒了表谢意。”

    她一手饮酒,一手以袖遮面,再放下时眼眸多了些亮晶晶的东西。现在是青天白日,又是皇宫深院,阮流烟不怕殷明誉会乱来。借着酒意,她试探开口:“兄长,你觉得秋容如何?”

    殷明誉斜斜望她一眼,“流烟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殷明誉吊着眼看人的时候,里面全是漫不经心,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这人不是真的玩世不恭。该受的惊吓之前都受过了,阮流烟这回大着胆子继续道:“妹妹觉得秋容貌美伶俐,与兄长你很是般配…”

    “阮流烟!”殷明誉突然发作,捏住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,“你想给我做媒?你还不够格儿!你爱上皇帝了,所以就想随便找个人把我打发了,哪有那么容易。你欠我的,别的东西抵不了!”

    “我欠你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阮流烟愕然,殷明誉逼近她,“当然是这条命!不然你以为你身上的毒怎么解,你还想跟那皇帝双宿双|飞,怎么不问问我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你!”阮流烟抵着他逼近的身体,“你不要乱来,这里可是皇宫!”殷明誉冷笑,“皇宫,皇宫又怎样!你若是敢叫人,我又岂怕别人看到你我“*”,你该担心的是到时皇帝发怒,让我陪你到阴朝地府做一对儿苦命鸳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子——”

    阮流烟双目喷火,“我才不想欠你的,惊蛰的毒我不解了,就算死也不用欠你的人情,你别拿那些东西要挟我!”

    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殷明誉居高临下的打量她,“我送出手的,由不得你不要。皇帝也不舍得你死,你猜他会不会让人给你除去惊蛰的毒素?如果有一天我问你要‘报酬’,你除了给我——别无选择!”